“.浏o囡、

《天真无邪当饭吃》厨师瓶邪+HE

隔壁做菜的:

第二十章
张起灵之前洗了床单被套,后来直接睡吴邪卧室了,就没换上新的。小哥洗澡去了,吴邪很自觉去换。
翻箱倒柜好久,把小哥整齐的衣柜搞得乱七八糟,吴邪十分抱歉,想着换了之后再整理。床单铺起来倒是很快,难就难在被套,把被子塞进被套里抖了好久都没有抖服帖,吴邪巴拉开一看,艹,被子扭做了一团。
张起灵洗完澡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吴邪纠结的表情。死死盯着被子,跟看调研数据似的,一副没办法但视死如归的模样。
“小哥,快来帮忙!”很自觉往旁边让了一步。
张起灵走过去,把吸水巾塞吴邪手上,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开始怎么套被套的教学。张起灵看到那扭作麻花状的棉絮时手轻微地顿了顿,若不是吴邪全身心关注着张起灵,肯定发现不了。吴邪深吸了一口气,表示自己没看到,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残障,表示张起灵一点都不在意这些细节。张起灵拉出棉絮,铺平了,三下两下照平时叠被子的方法叠了一个豆腐块,然后把被子塞被套里,打开,牵了四个角,捏在被套的四个角里,头从被套里钻出来,抖了抖被子,拉好拉链,齐活!
吴邪看得惭愧,心中升起深深的不平,丫的,一定有你不会的。大概吴邪的内心情绪被表达了在脸上,等自己强烈的内心活动激荡完毕,就发现张起灵盯着自己,刘海湿哒哒地贴着额头,发尖的一颗水珠顺着鼻梁滴了下来,发如墨,肤如雪,整张脸突然像山水画似的,好看得厉害。吴邪想,女孩子们会不会像自己一样在心里感叹自己的爱人很好看呢?
“呃……小哥……擦头发,擦头发。”吴邪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毛巾,把毛巾罩张起灵头上开始揉起来。
“咦,小哥,我好像比你高,”吴邪用手比了比,全然没看到张起灵有些变黑的脸,“哈,真的,哈哈,小哥,我比你高啊!”。吴邪与张起灵一起生活,处处受着打击,如今发现一处比得过的地方,就跟吃了一星期青菜突然见到肉似的,高兴得想哭,妈呀,老天对我也不是太差嘛!吴邪心里高兴,手上的动作也跟着欢快起来,直到双手被张起灵握住了,一吓,才发现小哥的头发被自己揉成了鸟巢。
“吴邪。”张起灵沉声一喝,倒没生气,只是再由着吴邪揉下去,自己脑袋非被晃晕了不可。
“小哥~嘿嘿,对不起。”吴邪看着面前张起灵的头发变成了杀马特,有些好笑,亮晶晶的大眼睛弯弯的,那种光彩,倒也不输给张起灵。难为了张起灵自律极佳,怀里的可是自己小心翼翼珍惜着的人,不然这样的姿势,气息缠绕,怎么也得把面前的人啃上一番。
“大侄砸,浴巾在哪?”三叔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诶!”吴邪应道,“小哥,我去给三叔拿浴巾,你自己擦哈。”张起灵松了手,接过毛巾,点点头。
吴邪那家伙蹦蹦跳跳地出去了,张起灵拿着毛巾摇了摇头。

因为吴邪之前骗三叔说周末部门有事没时间回家,为了把谎圆下去,两个人决定了,周六下午开会,对,就是你,周六,然后因为问题没有解决,周天接着开会,反正中国组织的会议特别多。
吴邪越来越觉得自己跟小哥怎么这么像背着爸妈出去甜蜜的小情侣呢,可现实是,这电影才开始半个小时,自己就撑不住了,首先被电影开头的做ai场景吓到了,全程就只看到男女的手指扣在一起,床晃得粗暴,叫chuáng的声音跟杀猪似的,导演可能是想让下面的男观众的下面硬的,吴邪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郭敬明这词儿真TM太能帮助自己表达内心了。电影里那女的,胸小,眼睛小,总是以一副你TM昨天晚上是不是睡过我或者你TM是不是今晚想睡我的眼神看男人。然后那个男的,胡子拉碴,宿醉之后还不洗澡,头发油得可以搓成辣条了,小时候头发被落过鸟屎的画面飘到眼前,洁癖吴简直觉得浑身难受。为了圆一个谎,自己也是蛮拼的,真是no zuo no die。扭头看了看张起灵,小哥架着手盯着屏幕,一副全身戒备的样子,吴邪想,看来小哥在极力忍住打人的冲动。
张起灵发现吴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心想,嗯,终于可以走了,于是示意吴邪离开。
“还没看到一半,好浪费。”吴邪压低了声音,纠结,可是再看下去就是活生生被强jian呐。
张起灵只好拉着吴邪的手就走,吴邪一咬牙,算了,算提前给孙子发红包。就跟在后面,于是两人矮身出去了。
“咦~怎么好像张起灵和吴邪。”
“嗯?你刚刚说什么?”。胖子一脸疑惑地看着云彩,表示没听清。
“哦,没事,刚刚看两个男的手拉着手。”
“嗨,这有啥稀罕的。我们两个也可以手拉着手。”胖子一脸谄媚地伸出爪子,被云彩拍开了。

评论

热度(11)

  1. katybolg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
  2. nothingcxw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
  3. “.浏o囡、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
  4. 太阳雨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